發展性閱讀障礙 (developmental dyslexiaDD)的核心問題之一是其元語言意識缺陷。其中,語音意識和語素意識作為元語言意識的重要組成部分,其對閱讀能力發展的影響是目前研究者們爭論的焦點。語音意識指有意識地探查和操縱口語語音單位和語音結構的能力 (Wagner & Torgesen, 1987),一般包括首音韻腳意識,音節意識以及音位意識(Goswami, 2000)。大量研究表明,語音意識在兒童早期讀寫發展中有著重要的作用(Hsuan et al., 2018)。語素意識是指“兒童對單詞的語素結構及其在口語中的反思和操縱這種結構能力的意識” (Carlisle, 1995194)Kirby and Bowers (2017, 2018)認為語素意識是粘結劑 (binding agent),通過粘合語音和正字法以及詞彙表征的語義信息,優化詞彙表征,提高詞彙質量(Bowers, Kirby, & Deacon, 2010, p.168),促進閱讀能力的發展。Rastle2019)認為對語素關係的理解可以轉換成長期知識,對成年人閱讀產生影響。

已有關於元語言意識與讀寫關係的研究大多關注於單語兒童或者對拚音文字係統。然而,近來的研究發現,語音和語素意識在二語中的作用也不容小覷,不同語言文字係統在語音語素結構、形音對應規則上的獨特性(Peculiarity)或突顯度(Saliency)會影響元語言意識對讀寫能力發展的預測作用;此外,不同讀寫發展階段,語音意識和語素意識在閱讀發展中的作用也不盡相同,眾多研究表明:早期閱讀階段,語音意識發展對讀寫能力發展發揮著重要作用,隨著閱讀能力的提升,語音意識的作用逐漸衰弱,語素意識的作用慢慢凸顯。

我院紫江青年學者、博士生導師張浩敏團隊分別考察了語音意識和語素意識對於早期學齡兒童以及大學生在雙語閱讀中的作用。研究一中,張浩敏團隊對76名五年級兒童展開的跨度長達一年的縱向跟蹤以探究語音意識和語音編碼能力對高階閱讀理解的語言內和跨語言的預測作用。研究日前發刊於心理學的SSCI期刊Journal of General Psychology。博士研究生林潔心為文章的第一作者,張浩敏為通訊作者。研究中采取的測量方法包括英語語音意識,漢語語音意識,英語語音編碼能力,漢語語音編碼能力。一年之後,被試完成漢語詞彙推理能力測試。

分層回歸分析的結果進一步證明了語音意識和語音編碼能力對於高階讀寫能力的語言內和語言間的長期預測作用。具體而言,有以下兩個重要研究發現:

  1. 漢語語音意識和語音編碼意識對漢語高階閱讀能力發展(詞彙推理)有長期預測作用(圖1)。結論支持了自我教學假說,該假說認為語音編碼能力能促進正字法學習。該研究采取的詞彙推理能力測試不僅對要求學生激活正字法表征信息,也需要語義的激活。由此可見語音編碼能力不僅僅是正字法習得的“build-in teacher”,也有助於激活語義信息,以促進高階閱讀能力的發展。

  2. 英語語音編碼對漢語高階閱讀能力發展的跨語言長期預測作用超過英語語音意識的預測作用(圖2)。這可能是由於被試學習英語的時間不長,對英語語音的精細化加工能力較為欠缺,因此在閱讀發展中,閱讀者對英語語音意識能力的調動力不強。相反,更傾向於運用補償策略,如較大單位層麵的詞彙正字法lexical orthography (Share, 1995),即基於字麵詞彙經驗的正字法-語音關係的隱形知識。


1. 漢語語音編碼能力和語音意識(T1)對詞彙推理(T2)的分層回歸分析

2.英語語音編碼能力和語音意識(T1)對詞彙推理(T2)的分層回歸分析

隨著閱讀能力的提升,語素意識的作用慢慢凸顯。Kieffer and Lesaux (2008)認為語素意識與閱讀理解的關係隨著年級的增長越來越緊密,語素知識能加深對詞彙的理解,促進對高階文本的加工能力。且英語作為正字法較為透明的語言係統,語素表征較之於音形對應關係較為穩定。因此,張浩敏團隊又對121名大學一年級英語專業學習者展開研究,以探討語素意識和詞彙意義知識對二語閱讀能力的影響,以及詞彙意義知識作為中介變量可能的影響路徑。研究日前發刊於心理學的SSCI期刊Educational Psychology。張浩敏為文章的第一作者,博士研究生林潔心為文章的第二作者。研究測量手段包含語素意義和語素形式知識,詞彙意義知識(包含詞彙廣度和詞彙推理能力)以及閱讀理解測試(包含完形填空和篇章閱讀理解)。

分層回歸結果表明(圖3)語素知識和詞彙意義知識都對閱讀能力有顯著預測作用。語素知識與詞彙意義知識(詞彙廣度和詞彙推理)密切相關,都對閱讀理解有貢獻作用。但是語素知識對閱讀理解的貢獻作用大於詞彙意義知識。這可能是由於語素知識獲取的本質就是建立複雜詞彙的語塊,語素知識能促進對詞彙的深度理解,進而促進高階文本加工。而且,語素知識強調對結構以及詞彙內部信息的敏感性,以建立詞義通達的語義基礎、促進對結構的規則或者不規則性的理解,而詞彙意識知識僅僅強調語義的激活。此外,語素意識所強調的詞彙層麵的結構分割能力能促進學習者的元語言理解,進而促進全篇文本理解。

3.語素意識(語素形式和意義知識)和中介變量(詞彙廣度和詞彙推理)對英語閱讀理解的分層回歸分析

路徑分析的結果進一步表明(圖4):

  1. 語素知識通過詞彙意義知識對二語閱讀理解既有直接作用,也有間接作用。語素知識作為詞彙的部分知識,與閱讀理解有著共同的認知和語言要求,同時閱讀理解不僅要求對詞彙意義的掌握,還需要對通篇文本的理解。

  2. 語素知識的兩個層麵(語素形式知識和語素意義知識)對閱讀理解的貢獻作用不同。語素形式知識對於閱讀理解的直接作用大於其間接作用,語素意義知識的間接作用則大於其直接作用。語素意義知識通過詞彙廣度和詞彙推理讀閱讀理解起間接作用,而語素形式知識通過詞彙推理對閱讀起間接作用。詞彙推理的間接作用可能是由於其強調學習者通過對詞彙意義的推理來獲取未知單詞的意義,同時強調意義和形式信息的提取。而詞彙知識僅僅是對呈現單詞的意義提取,因此不能直接通過詞彙形式知識對閱讀理解起作用。此外,語素意義知識的間接作用大於其直接作用可能由於語素意義知識和詞彙廣度密切相關,對閱讀理解共同解釋力大,此外間接影響詞彙意義知識對閱讀理解的因素-詞彙知識和詞彙推理這兩個因素都對閱讀理解有直接貢獻。

4.詞彙意義知識(詞彙廣度和詞彙推理)在語素意識與閱讀理解之間的路徑分析

該研究為深入了解語言意識和語素意識對讀寫能力發展提供了重要的縱向和橫向證據,研究結果為未來可能的幹預策略進一步指明了方向。


論文信息:

Zhang, H., & Lin, J. (2021): Morphological knowledge in second language reading comprehension: Examining mediation through vocabulary knowledge and lexical inference. Educational Psychology, 41(5), 563-581. DOI: 10.1080/01443410.2020.1865519


Lin, J., & Zhang, H. (2021). Cross-linguistic influence of phonological awareness and phonological recoding skills in Chinese reading acquisition among early adolescent students. The Journal of General Psychology, 1-22. DOI:10.1080/00221309.2021.1922345


您的位置:
校友返校接待常規方案
發布時間:2018-04-25 瀏覽次數:3204
Baidu
map